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西门子mes >

中国MES行业三十年“缓行”

发布日期:2021-06-09 11:37   来源:未知   阅读:

  说起MES的发展历程,最开始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当时,由于生产过程的数据管理需求,演变出最早的MES系统,尤其是在半导体等产业,MES是不可或缺的标配作业系统。

  然而,直到现在,国内的MES企业仍然处在群雄逐鹿的“春秋战国时代”,这或多或少会让人难以释怀,回顾MES的发展历程,或许可以找到些许释然。

  90年代初,在半导体产业严格的过程管理的需求下,催生了高度行业化以及定制化的MES制造执行系统,并演化成可集成模式的I-MES制造执行系统套件。

  中国第一个引进MES的企业是宝钢,作为改革开放排头兵,20世纪80年代宝钢预见性的引进了MES管理系统。

  自1990年以来,中国开始对MES以及ERP的跟踪研究、宣传或试点,而且曾经提出管控一体化,“人、财、物、产、供、销”等颇具中国特色的CIMS、MES、ERP、SCM等概念,但只是简单的总结、归纳、宣传,发展势头不快。

  早在1991年,中国沈阳铝镁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并展开MES制造执行系统的研究工作,是中国第一家从事MES研发销售的企业。

  1997年,MESA(制造执行系统协会)提出的MES功能组件和集成模型,包括11个功能。同时规定,只要具备11个功能之中的某一个或几个,也属于MES系列的单一功能产品;90年代末,美国发布修订后的6个关于MES的白皮书,并且将MES有关概念标准化。

  一些老牌的国产MES企业正是在这一阶段成立,比如和利时、浙江中控、华天软件、宝信软件等。

  成立于1993年的宝信软件前身是 1978 年成立的上海宝钢自动化部,从成立之后便一直围绕宝钢的信息化建设开展工作,也正因为如此,那会宝信的收入与宝钢的收入是血脉相连的。

  从市场规模来看,从80年代后期至1994年,T-MES市场销售以23%的比例递增,达到13亿美元,集成的MES比专用的MES年增幅大10个百分点;1995年的时候,MES市场迅速放大,比上一年增长50%,传统型的MES的市场占有率达到10亿美元,出现集成型的MES增幅不如专用MES增幅的情形;到1999年,MES已经达到35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以西门子为代表的国外巨头开启了并购的浪潮。2005年6月,SAP宣布收购制造智能化供应商Lighthammer;11月,罗克韦尔自动化收购Datasweep。当时业内普遍认为,ERP和自动化这两端的供货商将未来的重点向MES市场倾斜,不断地整合、收购、创新,正昭示着市场格局的不断变化以及各方对生产管理软件的重视。

  2002年,国家首次将CIMS的离散类MES系统的研发技术攻关列为当年的863课题,这个时期的MES企业几乎都是从消化西方的技术标准开始,来构架一套相对完善的技术框架。该阶段新进企业数量为76家。

  2000年,上扬软件依靠最初的12名员工,顺利完成了绍兴华越微电子五寸晶圆厂MES的开发,同年在华越上线年这套系统被用于上海新进半导体六寸线,至今仍被客户使用。这也是中国本土自主研发的用于晶圆厂流程的第一套MES系统。

  而此时,在积累了落地国外项目的经验之后,华磊迅拓创始人黄睿也刚好碰到了这个时机,承接了国家离散类MES项目课题,并用了5年的时间孵化出了一套既满足行业标准,又能够平台化并具有国外软件柔性建模特点的产品。

  2000年,上海宝钢自动化从宝钢剥离出来,次年公司整体资产和上海宝钢信息产业有限公司进行资产置换,更名为“上海宝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并最终借壳上市。得益于中国钢铁行业的繁荣,宝信在2005年开始迎来了历史上的“高光时刻”。

  2005年之后,中国自有知识产权的MES系统与平台开始推向市场和应用迭代。其中,2006年可能会被认为是MES发展史上的关键一年,这一年,MES得到了政府、企业和信息化供应商等的关注,国家“十一五”也将MES作为信息化的发展重点进行支撑。

  2006年9月,北京骏威立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专注于机械领域MES软件提供。总经理鲁灵惺预言:“2008-2009年,MES的春天肯定会来,尽管市场竞争激烈,但骏威要向西门子看齐。”

  而另外一家位于深圳的MES企业——宇航股份则站在西门子的肩膀上成长起来,成立于2007年的宇航股份是西门子在华南区的唯一一家铂金级经销商。

  2008年,彼时还在富士康担任集团MES技术委员会总干事的宋勇华经历了一个新的转变,富士康开始将自身积累的MES技术向外赋能,基于此,宋勇华所在的团队得以承接了苹果、思科、诺基亚等诸多知名企业的MES项目。

  2009年,云迅通成立了,基于制造业的血脉和基因,云讯通承接了苹果代工厂的MES系统业务,也实现了快速发展。

  自2013年4月工业4.0被德国作为高科技战略计划提出以来,一直是制造业的热门话题,而MES对于生产信息的实时监控及与上级ERP等管理系统和下级控制、设备系统的沟通,使其成为实现工业4.0的基础和必备条件。

  2010年之后,国内MES企业从依靠西方的MES应用实践基础、消化国外MES技术标准,转变为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参照对标模型,按功能模块需求大量定制,完成“平台化/建模”。5年时间,新进企业达80家。艾普工华、深圳效率科技、佰思杰等企业就是在这一阶段成立的。

  2013年,石油、石化、化工行业MES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3%。石油/石化/化工行业本身自动化和信息化程度较高,生产工艺高度复杂,MES应用较早,正从发展期过渡到成熟期。

  基于宝钢体系需求的稳定增长,以及将经过宝钢钢铁板块验证过的信息化系统拓展到其他外部钢铁企业。截止到2012年底,宝信软件研发的制造执行系统(MES)大型信息化应用软件在国内钢铁市场占有率超过50%。

  同样获得快速增长的还有汽车行业和OEM机械制造业,2013年,汽车行业MES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2%;受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加快,工程机械行业MES市场需求也维持稳定增长。

  然而,受经济危机影响,MES在电子/通信行业的应用虽然有所增长,但增速下滑。也正是在这一年,富士康宣布解散软件公司,宋勇华因为看好智能制造和软件未来的前景和价值,基于富士康原班的MES团队成立了灿态信息,开始了不断探索求变的创业之路。

  在这一阶段,MES供应商布局动作频繁,收购整合也一直未曾停歇。2014年最重要的案例莫过于西门子收购CAMSTAR。从制药、汽车到电子、半导体,西门子每年都收购一家MES企业,以增强其行业深入能力。

  2015年,中国制造业MES迎来了重大的战略机遇。为了对标德国的“工业4.0”以及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战略,中国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智能制造”的战略,并制定了一系列的技术标准以及从产业政策上进行了大量的引导,MES系统也由单一的生产记录型系统,进化为全方位的企业级执行协同系统。

  这个时期,国内MES的从业者迎来巨大的发展机会,一批技术储备雄厚的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但一些打着云化、低代码旗号的新企业也逐渐入局,竞争更为激烈。

  2016年,黑湖科技成立,推出黑湖智造云端协同平台,定位生产协同软件,帮助企业提升生产效率。以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模式服务客户,客户按需选择平台微服务,商业化不到一年,客户数量达百家。

  2017年,工业4.0、工业互联网等概念的火热重新燃起了“工业再发现”之火,许多概念和实践再次被强化,MES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这一年,摩尔元数成立了,而在成立之前,摩尔元数已经在工业软件云平台业务深耕了三年,成立摩尔元数的初衷是专注工业互联网领域,搭建云端应用PaaS(aPaaS)开发平台。

  如今,摩尔元数的智能应用已在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汽车零部件、机械装备、电力电网、信息通讯,新能源等多个领域落地,并已经有100+家ISV 、10000+家SaaS企业用户,平台也沉淀了超过1200个工业算法、600多个数字模型。

  此外,随着企业MES应用的不断深入,MOM越来越受到企业的关注。2016年2月,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在发布的《智能制造系统现行标准体系》报告中定义了智能制造系统模型,其中用MOM取代了MES。关于MES与MOM的争议也一直不断。

  除了较早推出MOM的达索、西门子等国外厂商,目前国内盘古信息、赛意信息、摩尔元数、元工国际、兰光创新、华磊迅拓、鑫海智桥、中创智能、宇航股份、西信信息、佰思杰、艾普工华、锐制软件、凌犀物联、讯鹏科技等多家供应商也都推出了各自MOM平台及解决方案。

  2018年5月10日,华磊迅拓OrBit-MES系统再次迎来了革命性的升级,OrBit-MES/MOM R13版本正式发布上线,华磊迅拓首次提出了MOM(制造运营管理系统)的概念。

  同样是在2018年,比亚迪17部惠州发动机工厂、17部自动变速器工厂、17部电动总成工厂三个项目携手宇航智能成功上线“u-infor离散MES平台”,并正式通过验收;2019年,宇航股份依托自主研发MOM平台U-infor,又为比亚迪14部电源厂提供MES系统方案并成功上线。

  在国内市场,MES技术和产品及产业化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缓慢的发展过程,期间也有小幅度爆发。早期,伴随着国外MES系统在一些国内企业的应用,市场逐渐发展,迎来了第一波MES热潮。MES厂商犹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四路大军杀入其中。除了专业的MES厂商之外,还有自动化设备企业、专业的SCADA、HMI厂商、ERP厂商。但由于各个MES厂商的背景和起源不同,提供的解决方案也有各自的特点。

  如西门子等自动化厂商在自动控制基础上提供的MES系统;ERP厂商延伸发展出来的MES系统,如SAP捆绑着德国的PSI;上海宝信等在实施MES中发展起来的国内公司。

  从体系架构上看,MES经历了从T-IVIES(传统MES)向I-MES(可集成MES)发展的历程,传统的MES大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即专用MES系统(Point MES)和集成MES系统(Integrated MES)。而可集成MES是将模块化、消息机制和组件技术应用到MES的系统开发中,是两类传统MES系统的结合。

  从技术路线上来看,经历了传统面向模块,面向对象/组件的开发方式,未来将面向服务SOA的架构以及面向微服务,全面开源的架构迭代,尤其是与工业互联网的“产业中台”技术全面融合之后,有机地实现云与端的协同分工,以及将AI人工智能应用于生产瓶颈的突破,这些都将取得巨大的经济效益。

  历史上,MES系统行业曾有过一次并购热潮,是以自动化设备供应商为主角,以便快速进入该行业,这是自动化和软件供应商最直接的本能反应。

  实际上,MES系统的发展缓慢,恰好跟工业化进程密切相关。但MES系统的行业性需求与通用型产品之间的矛盾日渐突出,产品化程度不够。与此同时,集成难度是另外一个MES系统难以快速扩展的门槛。 此外,尽管MES系统发展多年,但其产业化规模仍然不足。

  MES的应用技术发展是随着IT技术的发展而快速发展的,如SOA、分布式应用等。随着技术的发展,MES将继续向着更稳定可靠、模块化、标准化,高可扩展性等方向发展。此外,平台化的MES是一个国内外的技术发展趋势。

  从功能演变来看,MES经历了从简单功能到复杂功能单个模块,到多个模块深度定制开发,到成熟产品部署用户不能随意更改,到用户可灵活配置的单机,到网络化私有化部署,到公有云化部署的过程。

  目前中国的MES市场正处于群雄并起,鱼龙混杂的竞争阶段,市场集中度并不高。如今,市场的爆发伴随着产品的同质化加剧、以低价旗号入局的云化MES企业带来的冲击,在这个过程中,洗牌是不可避免的。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5年,将有90%的MES厂商退出历史舞台,主流MES厂商将集中到5到10家。随着部分MES厂商做大规模并上市,形成主流厂商品牌效应,业务会迅速集中到这些主流MES厂商,会加速其他MES厂商的退出。626969澳门免费资料大全